網頁

2013年3月13日 星期三

[轉貼]白先勇-給阿青的一封信(古早同志勵志文)




懶得買很多本的可以買 "驀然回首"   有收這篇跟"樹猶如此"  還有愛滋相關的  

一生長做看花人-記白先勇先生的人與書/江寶釵 (網站文章連結)

此篇轉貼網址-熱線

阿青是孽子的主角  嗯
阿青:


我寫這封信給你想跟你談談一些問題,這些問題可能正在困惑著你。我不能說對每個問題都有現成的答案,我只能憑藉我個人對人生的觀察及體驗,給你一些提示,幫助你去尋找你自己認為可行的途徑,踏上人生的旅程。




我知道,你已經經歷了你一生中心靈受到最大震撼的那一刻,那一刻你突然面對了真正的自己,發覺你原來背負著與大多數人不同的命運;那一刻你可能會感到你是世界上最孤獨的人,那突如其來的彷徨無主,那莫名的恐懼與憂傷,恐怕不是你那青澀敏感的十七八歲年紀所能負荷及理解的。


當青春期如狂風暴雨般侵襲到你的身體及心靈時,你跟其他正在成長中的青少年一樣,你渴望另一個人的愛戀及撫慰,而你發覺你愛慕的對象,竟如你同一性別。



你一時的驚惶失措,恐怕不是短期內所能平伏的。你無法告訴你父母,也不願意告訴你的兄弟,就連你最親近的朋友也許你都不肯讓他知道。因為你從小就聽過,從許多人們的口中,對這種愛情的輕蔑與嘲笑,於是你將這份「不敢說出口的愛」深藏心底,不讓人知——這份沉甸甸壓在你心上的重擔,就是你感到孤絕的來源,因為沒有人可以與你分擔你心中的隱痛,你得自己背負著命運的十字架,踽踽獨行下去。


可是我要告訴你,阿青,其實在你之前,也會在你之後,世界上還有不少人,與你命運相同,他們也像你一樣,在人生的崎嶇旅途上,步履維艱的掙扎過。有的失敗了,走上自我毀滅之途。據統計,同性戀者的自殺率及酗酒傾向比一般人高,因為他們承受不了社會的壓力,無法解除內心沉重的負擔。




三藩市(舊金山)是美國同性戀者比率最高的城市,但也是自殺率最高的城
市之一,已經有上千人,大部分還是年輕人,從金門橋上,墜海而亡。有的一輩子都在逃避,不敢面對自己,過著雙重生活。但也有不在少數的人,經過幾番艱辛的掙扎,終於接受了上天賦予他們特殊的命運,更有的還化悲憤為力量,創造出一番事業來。


我讀過俄國大音樂家柴可夫斯基的傳記,日記,以及他寫給他弟弟的信——他的弟弟也是一個同性戀者。我一直深愛他的音樂,但更為他一生感情的折磨所感動。柴可夫斯基開始也不能接受他是同性戀者這個事實,他三十歲的時候跟一個崇拜他的女弟子結了婚,那是一個失敗的婚姻,柴可夫斯基一度精神崩潰,跳河企圖自殺。
事實上他一生最鍾愛的人是他姊姊的兒子鮑勃。鮑勃少年時,柴可夫斯基已經與他發生了深厚的感情,二人既有父子之情,又兼師生之誼,日後更變成一對相依為命的情侶。


柴可夫斯基在日記上寫道:我是如此的深愛著他,真可怕。一刻不見鮑勃,他便感到「令人無法忍受的寂寞」。但是社會道德及倫理規範又常常使他內疚自責,他把滿腔的幽怨及哀傷都寫入了他的《悲愴交響曲》中,那是他最後的傑作,也是他的壓卷之作,這首不朽的樂章便是他獻給鮑勃的。柴可夫斯基死後不久,鮑勃便自殺身亡了,因為他不能忍受失去了他舅舅呵護愛憐的生活。


我當然還可以引許多歷史上的名人,從蘇格拉底,亞歷山大帝,米開朗基羅到惠特曼來做例子,說明他們雖然天生異稟,但仍然可以成為人類精神文明的締造者。但畢竟他們只是少數中的少數。



阿青,我希望你明白的是,當你發覺你的命運異於常人時,你只有去面對它,接受它。逃避,怨憤,自憐都無法解決你終生的難題。我並不是說接受了你的命運,以後你的路途便會變得平坦;相反的,我要你知道,你這一生的路都不會好走,因為這個社會不是為你少數人設計的。



社會上的禮法,習俗,道德,都是為了大多數而立。因此,你日後遭受到的歧視,訕笑,甚至侮辱,都可預料得到,因為社會上一般人,對少數異己難免有排斥懼畏得傾向。但你接受了你不平常的命運,接受了你自己後,至少你維持了為人的基本尊嚴,因為你可以誠實,努力的去做人。只有在人這個基本的條件下,你可以抬起頭來,與大家站在一條線上。


人生而平等,這是幾個世紀人類追求的理解,也是近年來全世界同性戀人權運動追求的目標。那些參加運動的人,並不是向社會呼籲同情,更不是爭取特權,他們只是向社會討公道:還給探明人的基本尊嚴。上星期美國同性戀人口最多的城市紐約終於通過了反對歧視同性戀法。這項法律,紐約的同性戀者經過十五年的艱苦奮鬥,終於在市議會中通過,此後紐約的同性戀者有了法律的保障,不必再畏懼受到居住,工作等的歧視了。



在人的生活情感中,我想同性戀異性戀都是一樣的。哪個人不希望一生中有一段天長地久的愛情,覓得一位終生不愉得伴侶?尤其在你這種敏感而易受傷的年紀。


阿青,我瞭解你多麼希望有這樣一位朋友,寂寞的時候撫慰你,沮喪的時候鼓勵你,快樂的時候跟你一起分享。我聽到不少同性戀青少年抱怨人心善變,持久的愛情無法覓得。本來,青少年的感情就如同晴雨表時陰乍晴,何況是「不敢說出口的愛」,在社會禮法重重的壓制下,當然就更難開花結果了




異性情侶,有社會的支持,家庭的鼓勵,法律的保障,他們結成夫妻後,生兒育女,建立家園,白頭偕老的機會當然大得多—即便如此,天下怨偶還比比皆是,加州的離婚率竟達百分之五十。而同性情侶一無所恃,互相惟一可以依賴得,只有彼此得一顆心;而人心惟危,瞬息萬變,一輩子長相斯守,要經過多大的考驗及修為,才能參成正果。


阿青,也許天長地久可以做如此解,你一生中只要有那麼一刻,你全心投入去愛過一個人,那一刻也就是永恆。你一生中有那麼一段路,有一個人與你互相扶持,共禦風雨,那麼那一段也就勝過終生了。有的孩子因為感情上受了傷,變得憤世嫉俗,玩世不恭起來,他們不尊重自己的感情,當然也就不會尊重別人的。最後他們傷人傷己,心靈變得枯竭早衰,把寶貴的青春任意
揮霍掉。




阿青,我希望你不會變得如此,即使你的感情受到挫折。你不要忘了,只要你動過心,愛過別人,你的人生就更深厚了一層,豐富了一層。人生最大的悲哀不是失戀,而是沒能真正愛過一個人。我確切地知道,有些同性伴侶,終身廝守,過著幸福地生活。雖然他們的例子比較少,而且需要加倍的努力
與毅力。阿青,我希望你永遠保持住你那一顆赤子之心,尋尋覓,誰知道,也許有一天在茫茫人海中,突然會遇見你將來的那一位終身伴侶呢!









(從這可以不用看  從這是專寫給小說裡的人/劇情的)





阿青,你對一些比你年少的孩子特別溫柔照顧,我知道,那是因為你懷念你那位早夭的弟弟,你在他們身上找回了一些從前你跟弟弟在一起時那份相依為命的手足之情。你對某些中年男人特別仰慕,那是因為你想從他們那裏求得你父親未能給你的諒解與同情。你在想家,自從你被你父親逐出家門後,你的漂泊感一點與日俱深了。其實不只是你一個人,阿青,大多數的同性戀者心靈上總有一種無家可歸的漂泊感,因為在某種意義上,他們都是被父母放逐的子女,因為很少父母會無條件接納他們同性戀的子女的。他們發現了他們子女的性傾向後,開始一定惱怒,驚惶,羞恥,各種反應齊來:家裏怎麼會生出這個怪胎來?他們也許仍舊愛他們的子女,但一定會把子女同性戀
的那部分摒除家門之外。



而同性戀子女那一刻最需要的就是父母的諒解與接納了。本來同性戀子女與父母之間愛恨交集的感情就比較強烈,一旦衝突表面化,尤其是父子間的裂痕會突然加深。父親鄙視兒子,兒子怨恨父親。這場家庭冷戰,往往持久不能化解。其實同性戀者,尤其是同性戀者的青少年,他們也是非常需要家庭溫暖的。有的青少年愛慕中年男人,因為他在尋找父愛,有的與同齡者結伴,因為他在尋找兄弟之間的友愛,當然也有的中年男人愛上年輕孩子,那是因為他的父性使然,就像柴可夫斯基愛上鮑勃一般。家是人類最基本的社會組織,而親子關係是人類最基本的關係。同性戀者最基本的組織,當然也是家庭,但他們父子兄弟的關係不是靠著血緣,而靠的是感情。




阿青,也許你現在還暫時不能回家,因為你父親正在盛怒之際。隔一些時期,等他平靜下來,也許他就會開始想念他的兒子。那時候,我覺得你應該回家去,安慰你的父親,他這陣子所受的痛苦創傷絕不會在你之下,你應該設法求得他的諒解。









這也許不容易做到,但你必須努力,因為你父親的諒解等於一道赦令,對你日後的成長,實在太重要了。我相信父親終究會軟下來,接納你的,因為你到底是他曾經疼愛過,令他驕傲過的孩子。








                                                                                                 
祝你快樂,成功。










                                                                       1986(民國75) 年/4/20 人間 第七期

                                                    收在 第六隻手指/募然回首 








p.s. 話說  最近google都快不google了...... 



      (各大)搜尋引擎快被弄當機了嗎==






2013年3月4日 星期一

[轉貼]受詛之家:讀柳美里的《家夢已遠》

http://kuromeow.tripod.com/isotope/android-4.htm

受詛之家:讀柳美里的《家夢已遠》(紀大偉)



其實,兒提時期所看的《小叮噹》漫畫也經常出現恐怖故事。其中一則就敘述了一種要命的玩具屋:任何人只要一看見這美麗的屋子,就想進入;一旦進去了,就出不來。漫畫結尾,難題解開──為了救人,不得不將玩具屋拆開,結果發現屋子裡粘滿彼此識或不識的許多人。
 
是的,這種玩具屋幾乎等於放大的「蟑螂屋」,只不過裡頭粘的是人而不是蟲。在閱讀柳美里的《家夢已遠》時,我不免聯想起這吸力特強的屋子。

《家夢已遠》初始,奇異的房屋意象就躍然紙上:某一家人長時間分居,彼此少有往來,然而父親卻買下一塊地,為早已名存實亡的這個家建造了一棟大宅,簡直重演天方夜譚的魔法。父親建起新宅,自然熱切希望兩名女兒搬去同住;女兒們百般不情願地參觀新屋,結果駭異發現父親為新屋投注無比心力:父親竟然已經在無人進駐的空屋裡窀積了全新的廚具、電器、調味料以及前妻和女兒們的泳裝──他以為離散的家人終有一日會陪他在新社區游泳哩。妹妹匆忙逃離,姐姐素美卻粘滯新屋裡,目睹更多人被吸進屋子。父親似乎不甘新屋太冷清,居然還邀請一個在車站流浪的家庭進駐,為新家增添人味。原本對新屋一點也沒興趣的妹妹得知陌生家庭佔領了「她」家,領土意識竟又油然而生,嚷著要逐出外人。
 
這屋子想必受了詛咒,於是不相干的角色都吸粘在這棟屋子裡。

不過,《家夢已遠》並沒有將受詛的房子直接形容成蟑螂屋──根據小說裡的父親說法,新屋是墳墓。

父親自我調侃道,「這房子,就算是我給自己蓋的一座高級墳墓啦。」做為家庭基地的房子當然不會只是父親的墳墓,女兒也該被埋進去──

難怪大女兒素美覺得,「感覺上,好像他(父親)立刻就要把我推進房裡去關起來似的,我不禁死命地抓住進門處的牆壁。」新宅就像家族墳墓一樣,門口郵筒的名牌一一寫上全家人的姓名,雖然這一家根本不同住──或者父親暗自希望,這屋子終將是大家的最後歸宿?父親為求人氣充盈,邀集流浪家庭進佔,可是鬼氣反而壓過人氣(或人影酷似鬼影);就如素美說,「房子這東西真怪,總是出人意料地,一下有人出現,一下又有人消失。」然而,這棟房(或,這座墳)並不是像古埃及金字塔那種全能智慧型墳墓;新宅反而破綻四處:缺電,缺瓦斯,沒有大門鑰匙。甚至父親當初打腫臉充胖子才鉅額貸款建起這房子。乍看堅實的一座墳,恐怕終有崩潰的一日。

《家夢已遠》的重點自然不在於具體的屋子,而在於具體房屋所隱喻的抽象家庭。千瘡百孔的新屋,正好對應荒腔走板的家庭。

新屋究其實是個虛擬信箱:所有的角色將氣力投遞給新屋,而這些氣力卻自動轉寄到家庭。妹妹藉由逃離新屋來逃離復活的家庭;姐姐藉著留住新屋來追想失落的家庭;格外奇觀的角色是父親,他拚命戀屋戀物,是為了要重新打造淪亡的家庭。父親彷彿中了蠱,知其不可為而為之,懷抱時空錯亂的悲劇英雄精神,然而他的加倍努力也就越加曝顯家的荒謬危難處境。

或許受詛之屋──無論是柳美里版本還是《小叮噹》版本──的吸引力並不在具體的屋子本身,而在於抽象的家庭意念。一旦家庭意念的開關啟動,每個人體內的小雷達都會感應,一個個乖乖走向屋子,入內就位,參與彼此拉扯的家庭通俗劇。屋子裡的某些人可能在拉拉扯扯的過程中被擠出去,也可能因為家庭的電力耗弱跌出屋外,但終有一天又懵懵懂懂吸回屋裡,或更迷糊地吸入其他人聲鼎沸的房屋。有些留在屋子裡的人則忙著加強家庭的電流,好讓屋外的人回流,或者讓磁力不足的人彈射出去。
 
與其說屋子中了魔,不如說是人受了詛咒。小說內外皆如此。

◆◆◆

在初識柳美里作品之前,我誤以為她的小說專事呈現青春亮麗 的新世代女性。但在細讀之後才發覺,她的小說重點與其在於 新世代女性「自身」,還不如說是這些女子和家庭之間的「關 係」。

女子如何被吸進家庭,如何從家庭彈射出來,如何在進出過程 中不致狼狽跌倒,往往是柳美里小說的執迷主題。除了獲獎名 作《家夢已遠》和《家庭電影》之外,柳美里的《豆芽》也顯現女子和家庭之間毛骨悚然的角力。

《豆芽》的故事裡,主人翁依例又是年近三十的女子。女人必 需面對三個家庭:除了她自己的家庭,她一方面和智障男子相 親,一方面又和已婚的中年男同事交往,後兩者背後自然各自 聳立家庭的飄搖影子。
 
三個家庭中,尢其引人注明的是第三個──已婚男同事的妻子 發現先生與主人翁的婚外情,遂將情緒大肆宣洩在主人翁頭上 ,極盡歇斯底理,讓人錯愕震動。妻子的憤怒並非只限於單調 形式,反而不時更新花樣,甚至以姐妹情誼的樣貌出現。既然 人心幽微,我甚至不免疑猜:與其說妻子對主人翁懷抱的情緒 全是忿恨,不如說其中還摻有些許感激──若不是第三者出現 ,一直困守家庭的她恐怕遲遲找不到宣洩苦楚的正當出口。藉 由第三者妨害家庭,妻子才得以從家庭逃脫,她已經受詛夠久 了。

站在三個家庭中間的主人翁,何去何從?

雖然她被冠以「妨害家庭」之罪,她──典型的柳美里筆下主 人翁──卻更像慘遭「家庭妨害」哩。直到小說末了,她還沒 有決定最後將被吸進那一幢受詛之屋,只剩她孤寂一人。她慌 張撥電話找人說話,越慌亂就越找不到人,「誰都不在。還有 誰在呢?就是我自己。」
 
站在家庭之外,柳美里的女人還沒有找到救贖在哪裡。在家庭 崩潰之前,人早已搖搖欲墜。



家夢已遠
柳美里著
麥田出版社出版



p.s 1.

好久以前的文章了喔  

很多他的評文快比被評書籍還吸引人XDXD

實際上其中我還真看過

有書評不知道是比後面數百頁值錢還是等值的例子!!

(當然啦  也要有人創作你才能評啦)


後來我認知到一個頗可怕的事實  
某一種等級之後的評文或介紹文
可能會比一整本普書值錢也難取得是確定的!!!
(而且篇幅又不會太長)



這本我好像還是沒看啦。

幹  我要看這種(等級)的書評或影評啦



  

內容分析什麼好像都可看一下這樣  


不過我不知道這是不是微安麗版  還是他那時想到就寫  

至少第一版看的時候我超愛



p.s.2紀大偉你的小說  這一兩年我有重看過

       其實好像沒小時候看覺得寫的那麼好了XDXD

        應該是你一開始寫的  投幼獅什麼的很短篇的那些

        而且重看的時候我發現  為什麼你跟白一樣  

        還是都有一直跟家國扯啊   你應該不必要啊==

        當然你後來又加扯了其他西斯那邊 

        (是要這樣才會得獎嗎==")

         
       
           有的其實重看我也不愛了  而且有的鑿痕算明顯喔 哈XD 

        而且同志國的理論跟扯另外的家國根本是兩回事吧!


       膜沒有重看  因為我沒買(那哪有書看?還是不見了?)
           不過我以前很喜歡有一篇寫生化人女性被關機那篇

           不知道那些如果重看,還會不會很喜歡就是了


p.s.3你的新分析還是簡介文章變好怪  好煩。


        不好看啊!!!!

        如果是只要自己刪掉一些東西就可以看爽我都想自己順了 
        
           可是重點是沒加的我沒辦法自己加啊
         (喂  會被告吧XDXD)
      
  
          
             文筆寫的好的別人腦子哪想得出來 
             我也沒辦法自己加啊   
            另外分析的流暢度跟深度你也通常都是一氣呵成啊
            又不會太誇張也不會亂

            另外有的書我根本沒看過哪知道啊  幹 








 


[隨想]

因為無聊在看以前看過的漫畫

然後我突然想到一件事



我好想知道有這類閱讀興趣

或者現在應該說  以往有這種閱讀經驗的人  到底有多少
(或某些特定日劇也行)

理論上我那個年代的應該很多阿==



這樣的女生應該好相處也容易溝通很多吧?
為什麼覺得好少。。。。





在我看漫畫沒那麼頻繁之後(就是大學以後)

實際上   遇到的人也很多是可以當很好朋友或聊心事的


不過我必須承認  同志居多

而且是男居多  然後開朗的那種居多這樣  
不能說開朗      應該說事情總是會看開些這樣




至於在異性戀的世界  實際上真的稍少一點

如果有這種人際網  我想會比較好吧(笑)



不是那種看這些只是為了其他目的或聊天
(話說看這些也很難有其他目的啦)

而是真的一定程度喜愛過的

當朋友可以聊天交心

我想只是可能多少也會影響看待事情跟日常相處的態度罷了。



不一定是聊看過的東西內容  
實際上以往我跟我絕大多數的朋友跟我也不聊那些
當然能聊是更好  
有一起贊同的想法或人物可以討論很開心阿^^

(就是 嘿啊嘿阿  我也覺得是這樣  就夠了)










有時候啦  我覺得人好像也不用學會批判或什麼什麼的
看過一些東西就會覺得應該就是這樣阿
(或者其實裡面就有批判?笑)



還有我也必須承認  如果以漫畫來說

我喜歡各類有的沒的漫畫+BL這樣的比例
其實遠大於正規同志作品
像紐約紐約在我心中其實是一部
就算不說無聊也算普通的漫畫  不會翻第二次那種


我想作用在於同志團體可以發送學校各班各一套  
就不用宣傳演講了
說教宣傳品更不要好嗎  我是認真的




沒看過這等級漫畫的人會不會很感動?不知道 
至少對我這種不知道是重鹹還是美味看多了的人是不行的XD

(但我又知道我在閱讀口味上其實很通俗 > < 很矛盾吧==)




   


其實我覺得過於強化男女分別更沒意義
等於可以直接上進階版卻一直在初階版徘徊或僵化
 (婀  我想我這樣講有人會想殺我吧)

看的人三小時就可以基本修煉完有基本不歧視與尊重這個任務

這樣為什麼要花這麼多無意義時間?

(看影集之類那種有爽度的休閒活動另論)

不過是我的話  我會發別套吧我覺得比較有用  
重點作用在於要人有開放心胸罷了
不是要上課也不是要強迫別人也要做什麼樣的行為  
一次完成就是了


應該可以理解吧  
例如:當你覺得要一直討論重申某些例如性別話題時
                                     
                                就代表實際上你心中還有那個東西



然後,另一個是(不管性傾向喔)

我一直覺得不斷的去強調那些不好的範例造成哪些問題三小

不如就讓他們看好的範例就好了  

大家就會學成那樣了  世界和平^^



而且不是去一直鑽一些小細節這樣

跟人家夫妻怎麼相處 只要開心順利 (不是假裝,是真的)
平不平等也不關別人的事是一樣意思的吧

而且一般人哪會在意這些   我不會說啦
至少我真的覺得男孩子體貼是好事  但不是限制那種

如果人家好,還一直說東說西下指導棋 
我覺得根本像嫉妒或壞心!

(當然前提是那些好的也不會去強加模式在別人身上啦)






當然我自己有時也愛鑽細節  
可是這種應該放在個人興趣不是待人處世一般對談上吧


不是每個人都要當學者或是對做研究有興趣
(當然好的深入的東西我超愛看,但也是有特定口味的XD)
   
拿這個混飯吃的 
如果知道自己是硬亂寫衝點數or為了無條件悍衛什麼的
去投稿發在學術領域上而且是紙本超難買的那種就好 
不要散佈荼毒一般人

(更 另外那種幕容復類  又硬要安麗的我更不會說



另外
真正對憤青這行業有興趣的人  真的是少之又少
(我承認我真的很害怕邪教團體XD  











好  轉回我自己想多認識朋友的方面



漫畫小說這類東西又輕鬆些

也較不容易有文青憤青會頭上長烏雲或愛說教(不論哪一種 開放或保守)的毛病吧?
                                 

當然另外一種  愛無限討論無意義問題或訴苦的也很恐怖
不是朋友間偶爾吐苦水倒垃圾那種
(是你會覺得他好像想拉你去死那種XDXD)



其實也沒什麼  就是舒服兩個自罷了



(事實上朋友間根本不會要重申這個啦  就都一般聊天  又不是要去辯論)









如果有剛好其中有性趣吻合的還可以交往這樣(喂)

不過我知道看這類東西的男性比例可能更少就是了  嗯



我不知道這算不算天真耶  可是我真的突然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