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

2015年5月20日 星期三

<都是同性戀惹的禍>《小摩》/ask

總算給我找到這篇了!呼 <都是同性戀惹的禍>《小摩》by ask p.7~p.23/1996 華生書店



[荒謬劇場]

(1)

    昨天晚上,原本再過一個星期就要跟我訂婚的女朋友,小娟,說要跟我分手。

    她對我說:「人跟人相處,最重要的是彼此的真誠和尊重,我既感受不到你對人的尊重,也不願意把我未來的幸福託付給你這樣一個不夠真誠的男人!」

    今天一整個早上,在辦公室裡我一直都是失魂落魄的,昨夜失眠的困倦讓我今天一整天看起來根本就是一隻熊貓。完全無心工作,我的腦子裡想來想去都是小娟跟我說的那些話,我真的不懂,我哪裡對她不尊重了?又哪裡不真誠了?難怪人家都說女人心,海底針,女人是種複雜的動物,愈想就愈有道理,複雜到我的頭都痛了!

    中午吃飯時間,我沒跟王學長他們一塊出去吃飯,自個兒買了個便當坐在位置上悶悶地吃,根本就食不知味嘛!我一直在想整件是前因後果,愈想就愈生氣,忍不住狠狠地敲了桌子,破口罵了句:「都是同性戀惹得禍!」這時候,原本再鄰桌吃飯說笑的三個女同事,不約而同地抬起頭來,對我投來狐疑的眼光,我急急忙忙揮手,:「對不起!對不起!我在想心事…….。」

    她們看我的眼光中,忽然多了一份曖昧,竊竊私語還不斷往我這邊偷瞄,令我開始不自在了起來,忽然才想到,今天早上我老繃著一張臭臉,全辦公室一定都在猜測我和小娟的事了!剛剛那句話可不太妙啊……於是我急急忙忙朝他們補了句:「不是妳們想的那樣,妳們誤會了!」

    不說還好,誰知道一說了結果更糟糕。她們三個居然都臉色大變。尷尬地對我笑一笑點點頭,彷彿在避瘟神般地收拾桌上的東西,快步離開辦公室了。

    唉!我真倒楣!

    到底是哪裡做錯了呢?

    這一切,都是發生在上星期天的晚上,在塞車的高速公路上。

    我帶著小娟,專程由台北開車回台中,參加高中同學會。畢業那麼多年了,難得開一次同學會,更難得的是,我終於有機會帶著女朋友,而且是即將訂婚的漂亮未婚妻,在老朋友面前揚眉吐氣了!這種大好機會怎能輕易錯過?就算同學會是在高雄、屏東、小琉球舉行,我拼死也一定要趕去參加的!

    從小到大,不知道為什麼,我一直就和女孩子無緣。望著鏡子,我自認條件不差,算來算去,我跟我那些同學朋友比起來,一點也不輸人,但是我卻一直交不到女朋友。大好青春,黃金歲月,居然都在不斷重覆的單戀和失戀中蹉跎掉了!這世界上還有比我更悲慘的男人嗎?「戀愛秘訣一百招」、「如何透視女人的心理」之類的書,也不知道看過幾百本了,到二十八歲還始終是王老五一個。每次看到朋友們帶著女朋友出來玩那一副又摟又抱的親熱勁兒,我就忍不住又羨慕又嫉妒!

    原本以為我的這一生,就要在這種沒有女人、沒有春天的無聊苦悶中白白虛度了,直到四個多月前,在「尋夢園」未婚男女聯誼活動中認識了小娟,我才知道:「冬天過去了,美麗的春天,終於來臨了!」

    當初瞞著身邊所有的人,偷偷參加「甜甜圈」、「尋夢園」這類未婚男女聯誼,果然是正確的決定!那時,表面裝著一副「我熱愛自由」的單身貴族模樣,私底下卻偷偷參加交友聯誼的窩囊鳥氣,還有,面對一堆其貌不揚,或矮或肥的老小姐訥訥無言,不知道該說些什麼的尷尬……這一切辛苦,在認識小娟,和她成為男女朋友之後,都化為甜蜜的幸福了!

    小娟長得清秀嬌小,當真是人如其名般地可愛。長髮披肩、長裙搖曳,完全是我夢中情人的模樣……呃,雖然身材是沒有很「突出」,不過你想想,像葉子媚那種胸部的女人只是特例,難道真的能在一般女性中找得到嗎?再說胸圍適中勻稱的女人,看起來比較端莊嫻淑比較像良家婦女嘛!她今年二十六歲,小我兩歲,師範音樂系畢業後,就在國中裡當音樂老師。真是怎麼想怎麼理想!學音樂的女生氣質當然高雅,當女朋友多神氣!當老師的女人,可不就是相夫教子兩相宜的理想妻子嗎?真是皇天不負苦心人,國父革命也要十次起義才會成功,這種歷經數度挫折之後才得到的勝利喜悅,當真是又甘又甜。

    我跟小娟約會交往了四個月,這段時間裡,每次約會不是國家音樂廳的音樂會,就是國家歌劇院的話劇舞蹈表演。說真的,其實要我自己的話,我才不會想看什麼雲門舞集啦什麼屏風表演班洛杉磯愛樂之類的,我寧可在家看看第四台的日片或港劇,要不去電影院看點什麼莎朗史東或葉子媚之類的。但是,所有的約會秘笈都說約會一定要營造浪漫的氣氛,聽音樂會這一套是女孩子們最喜歡的。雖然那些節目我是看得意興索然之至,但我可愛極那種「牽著女朋友的手去聽音樂會」的感覺。最棒的是有一回在國父紀念館表演廳前巧遇辦公室裡的女同事,表面上我強裝自然,毫不在意地和她們打招呼,其實心中那股得意勁兒早已爽到最高點了,這份滋味實在是回味無窮啊!

    那天,我鼓起好大的勇氣,向小娟求婚。

    我說覺得年紀也不小了,家裡父母都期盼早日抱孫子,現在工作蠻穩定的,薪水不錯,銀行裡也有了積蓄,兩個月前才剛剛交車的全新雅哥,是該成家的時候了。雖然還沒買房子,可是,只要兩個人再努力個一兩年,就可以在台北買個新家了……這是多麼幸福完美的未來。

    小娟考慮了兩天,她說她覺得我們認識才四個月,彼此的了解可能還不夠多,或許談結婚還太早了一點,希望能過一陣子再說……不過,溫柔的小娟羞澀地告訴我,她覺得我人蠻不錯的,如果我願意的話,她覺得我們可以先訂婚,等再過一兩年買了新房後,我們再結婚。她唯一的條件是:在訂婚後,我必須戒煙。

    訂婚!我當然願意!

    啊!美麗的訂婚!戒煙,算什麼!

    啊!美麗的溫柔的小娟,在我的頭頂上加了一圈榮光,我覺得我是世界上最幸福的男人了。

(2)

    同學會上,久未見面的高中同學一片熱絡。其中,眾人的注目焦點當然是我。目前擁有一份薪資優渥的工作,雪亮嶄新的轎車,還帶了一個氣質優雅清秀大方的女朋友,大家都叫我「春風少年兄」,這可是我自青春期以來朝思暮想夢寐以求的一刻,如今得以成真,我得意得都有點語無倫次了。

    我在眾人面前介紹小娟:「這是我的未婚妻。」偷偷望了望小娟的表情,她一直沉默微笑,似乎沒有不高興的意思,我的心情更加舒暢了。用餐時老友們不斷地來敬酒,戲稱她為「大嫂」,小娟淺笑盈盈,得體地應對。我這票老友個個都是老煙槍,在餐桌上不住地吞雲吐霧,但小娟連眉頭都沒皺一下,替我顧足面子。我得意得都有點飄飄然了。

    開完同學會,已經是晚上七點多了,因為我和小娟第二天都還要上班,因此又開車上了高速公路,朝台北方向前進。

    開高速公路是一件蠻無聊的事,不過以前我還蠻喜歡開車上高速公路的,因為在收費站時可以名正言順藉著遞回數票的機會,摸摸收過路費的妹妹的手。不過今天小娟在旁邊,開玩笑,我當然部會再做這種事了。同時我還暗自提醒自己,千萬不要不自覺地把煙掏出來抽。

    星期天的高速公路,車流量很大。小娟有點擔心喝了酒的我開車安不安全,我拍拍胸膛告訴她:「放心吧!我一點也沒醉。」

    小娟怕我開高速公路會想睡覺,便不住地和我聊天,她倚過身子來,對我甜甜地笑著:「你今天很乖唷,他們叫你抽煙,你一根也沒抽,酒也沒多喝。」這種帶著撒嬌的讚美聽得我真是心花怒放,我說:「當然囉!老師交代過的事,怎麼能不聽呢?」

    我伸手去撥了收音機,想找個有音樂的電台來聽聽,小娟說:「我們來聽ICRT吧!這個時段有古典音樂節目。」

    我的心中偷偷皺眉,但臉上可裝一副樂意之至的樣子,將頻道調到FM100.1,一陣尖銳的女高音哇啦哇啦地自車後的音響裡直衝出來,我急忙將收音機的音量調小。

    「這是卡門啊!你記不記得?」小娟一臉興奮地對我說:「上回再國家戲劇院公演時,我們一起去聽過的。」

    「對對!我記得我記得!真好聽。」我哪裡會記得?這女高音哇嘞哩嘞地唱半天聽也聽不懂半句,怎麼可能會記得呢?但是這當然不能講,因為小娟正跟著輕輕地哼唱著,似乎很喜歡呢!

    過了第一個收費站,車流忽然壅塞了起來。我有點懊惱,這下子一塞車,大概得晚一兩個小時回台北了。

    車速很慢,走走停停,前方望去是一常串紅色的車後燈。我有點無力地嘆了一口氣。

    或是是因為累了一天,加上剛剛晚餐時又喝了點酒,小娟在右座靜靜地靠著車窗,似乎是睡著了。收音機裡的音樂還在鏗鏗鏘鏘地敲個不休,我低下頭,想要把音量關小一點,以免吵到小娟休息。

    就是在這一瞬間。「碰-------」我撞上了前面那部車的車尾。小娟一聲尖叫,從睡夢中嚇醒過來。

    因為車速一直相當慢,我在那一瞬間驚嚇的感覺過後,心中直喊好險好險,還好正在塞車,要不就玩完了。接下來衝入腦海中的是一陣痛惜:「他媽的!才牽回來兩個月不到的新車!」

    就在這個時候,整個車陣完全停下來塞死了,前面那部車的駕駛打開車門,走下來看了看後車尾。他一下來,我就緊張了起來,從來沒有開車撞到別人,這下子又是在高速公路上,麻煩可大了。看那人一副年輕學生樣,長得不太像壞人,俗話說:「先發制人。」情不自禁地我一句話就朝車窗外衝口而出:「啊哩係知影按怎開車莫?」

    那個人本來看看車尾沒什麼事,已經要回車上去了,一聽到我說的話,回過頭來瞪我一眼,朝他車裡喊:「喂!這傢伙問我會不會開車耶!」他這一喊,我才發覺大事不妙,剛剛根本沒注意到前面車裡還坐著幾個男生,這下子,其他三個人全推門下車了。

    我正在猶豫要不要趕緊把車窗搖上時,一個高高壯壯的男生已經走到我車窗旁邊,我下意識地右手朝座位下抓住拐杖索,小娟在一旁害怕地輕呼了一聲。

    「放下放下,拿鎖幹嘛?拐杖鎖我們車上也有!」這高壯男生說:「我可沒想要跟你打架。」

    這時前面車群開始移動了,後面的車不耐煩地按起喇叭,我在心裡按幹了一聲:「叭什麼叭?沒看到出車禍啊?」從後照鏡看到一個男生走到車尾對後面的車打恭作揖,請他們由路肩繞路過去。

    「你從後面撞我們的車,沒跟你計較已經對你很客氣了,沒想到你還很兇喔?打人喊救人啊?」

    看到車前車旁站著這四個年輕力壯的男生,我的心裡一直發毛,但是小娟在一旁,我哪能示弱?還沒訂婚呢!萬一她以為我不夠勇敢,不能保護她,決定不和我訂婚了,那還得了?「你……你們自己開車不好好開,忽然緊急煞車,這會你們要人多勢眾啊?」我硬著頭皮大聲說。

    高壯男生看了開車的男生一眼,開車的男生說:「真會唬爛!我剛剛哪裡緊急煞車了?車速根本不到二十公里,緊急煞車?笑話!」

    「這位小姐,請你說句良心話吧!」高壯男生朝小娟看過去。

    「我……我剛才在睡覺,」小娟害怕地囁嚅著:「我也不知道是怎麼會撞到的……」

    這時候那個指揮交通的男孩回來了,他朝我窗裡探了一眼,笑說:「唷!好漂亮的姐姐!這是你的女朋友嗎?」這語氣來意不善之至,我的心底開始發涼了,我看小娟一眼,她臉色都發白了。這群小王八蛋,如果敢對小娟怎麼樣,我就……我就……

    「喂!別這樣嚇人家,你無聊啊!」那個高壯男生拍拍那個語意輕佻的男孩子,這時我才注意到他一邊的耳朵上戴了個耳環,現在的年輕人真是不男不女!

    「放心吧,漂亮的姐姐,妳是很美麗,只可惜我們啊,對你這位美女是一點興趣都沒有。」

    「你們到底想怎樣?」我強作鎮定,擺出一副強硬的態度:「你們以為人多就可以亂來嗎?這裡還有很多車,很多人在旁邊,你們敢亂來,我就叫警察來了!」

    「喂!有人要叫警察囉!」那個開車的男生故意怪叫一聲,朝那個一直沒有說話的男生招招手:「喂!警察哥哥,有人要找你喔!」

    「算了算了!現在我還在休假呢!」那個被稱作警察的男生搖搖頭笑著說:「別把我拖下水!」我在心裡可幹了千萬次,不知道這個警察是真的是假的?如果是真的,那今天可倒楣倒到姥姥家了,撞車撞到警察,官官相護我一定佔不到便宜,更何況,老實說我自己是比較理虧了,這會兒騎虎難下了。

    「我們不想對你怎樣,」高壯男生說:「你撞到我們的車,既然我們的車沒事,也不跟你要賠償,不過一句對不起你總該說吧?」

    說句對不起又不花錢,如果小娟不在旁邊,說了倒也無所謂。小娟在一旁輕輕拉了我的衣袖:「……我看你就跟他們道個歉吧!」這下子本來要說的,又變得說不出口了,一道歉豈不顯得我好像一被恐嚇就成了軟腳蝦,還要靠女人來求情嗎?這件事過了之後,萬一小娟以後瞧我不起,那怎麼行?

    「不!開玩笑!」我死撐著:「你們人多勢眾,又以為有個警察朋友就囂張了?……我…我們打電話叫公路警察來評評理!別以為你們人多我就怕了!幹!」事情僵到這個局面,我只好硬下頭皮裝狠了。

    那個開車的男生拳頭握了起來,我趕緊抄起我的拐杖鎖。高壯男生把他攔住:「冷靜點,不要動粗。」那個開車的男生氣憤憤地從口袋掏出一根煙來,走到旁邊氣呼呼地抽了起來。

    小娟又害怕地拉拉我的衣袖:「你就跟他們道歉嘛!」

    「不!」我把頭一揚:「他們仗勢欺人!我不道歉!」

    那個高壯男生狠狠瞪我一眼,朝那個被稱作警察的傢伙問:「他連道歉都不肯,你說怎麼辦?」

    那個警察往車後大排長龍的車陣望了一眼,說:「算了算了,隨他去吧!現在塞車塞成這樣,別再擋人家的路了,這點小意氣。萬一待會公路警察一來,原本我們沒事的,還得被開張阻礙交通的罰單,不值得。」

    「算你運氣好!」高壯男生俯下身來:「不跟你計較了!下次開車小心點!」那個耳環男生也嘻皮笑臉地探頭過來:「漂亮的姐姐,再見了!記得繫緊安全帶,看你男朋友開車好像不太安全的樣子!」

    車前方那個開車的男生似乎餘怒未息,一副想把香煙熄在我車蓋上的狠樣,她媽的!敢按下去我就踩油門撞死他!不過還好他停了一秒兒,還是把煙蒂丟在地上了。我心中暗暗舒口氣。那個被稱作警察的男生走過去攬住他的肩,聽不到他們說些什麼,只見他幫開車的男生開了車門,讓他坐進去以後,還摸摸他的頭才關上車門,自個兒回車上。這一幕看得我直想吐口水,她媽的想吐。

    真是一場虛驚,等到他們的車子發動開走之後,我才發現自己居然一背冷汗。

(3)

    重新發動引擎上路,心中還是一肚子鳥氣,但也暗自慶幸運氣還算好,萬一真的動起傢伙來,吃虧可吃定了。那四個小鬼的車一直在我前方,我刻意保持距離,真想馬上和他們離得遠遠的,眼不見為淨!但是,這時候車流居然莫名其妙地又順暢了起來,車速都變快了,車子又很多,一輛緊接一輛地,根本沒辦法變換車道,連想讓後面的車超上來都不可能。離前面那部鳥車太近,看了不爽,距離遠了,又好像是無言地表示怕了他們一樣,真是鳥到極點了!我在心底幹啊媽地粗話罵了幾千遍。

    車廂裡一片無言,我心中可尷尬之至。剛剛那場衝突,雖然我死命撐住,不過還是很沒面子,如果今天我車上也有幾個老朋友助陣就好了。被一堆小鬼逼得像隻狗熊一樣,真是窩囊透了!為了維持我在小娟面前的男性自尊,我一句話也不吭,冷冷硬硬地開我的車。

    ICRT裡的女高音還在嗚哩嗚哩地唱個不停,這回又加了個男人的聲音在哇啦哇啦吼個不停,聽得真較人火大!我啪地一聲把開關調到錄音帶:「啊~~給我一杯忘情水~~」

    「現在的學生真的是愈來愈囂張了!」為了打破令人難堪的沉默,我好不容易開口找了句話。「年紀輕輕地開什麼車?什麼都部會還敢跑到高速公路上來胡鬧!真他媽的!」這話一講才發現糟糕之至,我怎麼可以在小娟面前講出三字經?實在是遭之極矣,心中急想:趕緊多說些話,以免小娟去細細回味剛剛我衝口而出的那些粗話。「還有……那個你看看,男生戴那啥耳環呢?真是不男不女……我才不相信那個傢伙真的是警察!警察如果都這個樣子台灣早就毀了…我……」

    小娟一直都不講話,我心裡有點著急,偷偷望了她一眼,只見她用手帕摀住鼻子,原來是嚇得在默默地啜泣。這一眼害我心中大為疼惜,手伸出去想抽張面紙給她,可是轉念一想,從剛剛到現在,她一句話都不跟我說,會不會是在生我的氣?萬一現在我對她溫柔,她會不會以為我是那種專在女人面前獻殷勤,在男人面前就只會吃癟的大肉腳?這一想,我又把手抽回來了。

    過了造橋收費站,依然塞車塞得天昏地暗,我的心情煩躁不已,或許是因為剛剛情緒激動過了的關係,忽然覺得非常疲倦,我不耐煩地搖下車窗,四面八方都有車子爭著要從空間廣闊的收費區擠進只有兩個線道的高速公路,令人心頭無名火起。我不自覺地在車座旁順手掏出未抽完的半包香煙,點了一根抽上兩口,一陣風過凍得我打了個寒顫,忽然大夢初醒!完蛋了!小娟得禁煙令!我急急忙忙把煙蒂往窗外一扔,又馬上暗罵自己是白痴笨蛋,怎麼可以在為人師表的小娟面前亂丟煙蒂呢?我偷偷往右邊瞄了一眼,小娟已經不哭了,她面無表情,彷彿沒有意識到我剛剛做的是,兩眼直直望著前方,只有偶而擤鼻水的聲音,夾雜在劉德華的歌聲中:「啊~~給我一杯忘情水~~」


    同學會後,整整一個星期,小娟都不願跟我見面,也不願意接我的電話。那天在車上,一句話都沒有說,送她回到家後,她只對我說了聲再見就走了,我完全不知道她心裡究竟在生什麼氣,眼看再一個星期就要訂婚了,要商量計畫的事很多,台中的爸媽一直打電話上來問我們籌劃得如何了、他們幾時要上來、要買哪些東西啊……我是心急如焚,但每次打電話去她家,總是她那個今年大三的么弟接的電話:「喂?請問你找誰?……大姐!妳的電話!……喂!大姐說她不在家。」

    大概是我一天到晚愁眉苦臉,前天辦公室的王學長跟我聊天時,我忍不住告訴他小娟莫名其妙不理我的事……當然高速公路上那段丟臉的糗事我沒講。怎麼能講?說我被四個小鬼羞辱嗎?

    「哎呀!小張!你對女人還真是沒辦法!」王學長忍不住嘆了口氣:「女人心是很複雜的,她不理你,你就不會再主動積極一點嗎?只打電話有什麼用?追到家裡去啊!追到她學校去啊!她裝一副不理你的樣子,我看多半是在試探你心裡究竟有多重視她,你就表現的勤快一點啊!」

    王學長據說是我們辦公室裡的第一號摘花聖手,御女無數,我急急忙忙再向他請教:「那……那萬一我去找她她還不理我,我怎麼辦?」

    「哎!」王學長嘆了口氣:「你就不會用用你的腦袋嗎?好歹她是你的女朋友,你殷殷勤勤地捧束花,陪小心,在帶她去看個文藝愛情電影,去個情調好一點的西餐廳裡吃個晚飯,喝個咖啡,表現溫柔多情一點,人家說伸手不打笑臉人,何況她是你女朋友,難道她真的會給你難堪嗎?」

    真是一語點醒夢中人!我喜上眉稍地跟學長打揖道謝不已。「慢著慢著!我問你,」王學長問我:「這是你第一次跟你女朋友吵架嗎?」

    我點點頭。

    「那我跟你說,」學長小聲地對我說:「你要小小心心對她軟言細語,但是啊,這個可不能先道歉懂不懂?你們第一次吵架,萬一你先認輸道歉,那她以後就騎到你頭上去了!男人啊!對女人甜言蜜語,扮小丑逗開心都沒問題,但是可千萬不要讓她瞧不起你,一開始就壓不住她,往後,你日子就苦定了!」

    「那……那可是萬一我不道歉她不跟我說話怎麼辦?」

    「呆子!我問你!她快跟你訂婚了對不對?她年紀也不小了對不對?」我點了點頭。

    「那不就對了!」王學長振振有詞地說:「女人過了二十五就開始拉警報啦!你若當真不要她,她心裡搞不好比你現在還要慌!懂不懂?誰不是看得清清楚楚的?」學長一席話真是講得我如夢初醒!信心陡然增加了數倍。看看時間,已經下午三點了,我當場決定要請兩個小時的假,到小娟的學校去接她下課。


    我捧了一大束鮮紅的玫瑰花,站在小娟搭車的公車站牌下等,心中想著這種情景,這份癡心模樣,一定可以感動小娟的心,融化她心中的冰!

    下課的時間,學生人來人往,不住地用怪異好笑的眼光望著我,這年頭的小孩子真是沒教養,甚至對我說些很無禮的話,我只好當作沒聽見。好不容易等到小娟遠遠地從校門口出來,我馬上迎上去,把花送上前去:「小娟,我等你好久了。」其實只等了十分鐘,不過,我想說久一點效果應該會比較好。

    這時候旁邊那堆該死的學生們嗚嗚喔喔地發出一堆怪叫,一點也不懂得尊師重道。小娟羞紅了臉,低聲對我說:「我們快走吧!」趕緊攔了部計程車,我跟著跳上車去,後面還有一連串學生的口哨聲。

    小娟一下午都不太跟我講話,雖然她答應我去看電影,是我精挑細選好久的浪漫文藝愛情片-----「想妳、愛妳、戀妳」,學長交待的,一定要看場文藝片來軟化她的心!我一直滔滔不絕地把我想到的好笑的話題傾洩而出,學長說的,男人扮小丑逗女朋友開心,是天經地義的事!但是小娟一直都沒有什麼表情,雖然她也不至於冷冰冰到不客氣,我還是覺得難受極了,這一點都不像我交往了四個多月的那個溫柔女孩。我真的好像問清楚她到底在生我什麼氣?但是學長教我的是應該避開不愉快的話題,不要讓女孩子有時間去想到那些不高興的事……。

    吃過晚飯後,我們喝著咖啡,我開口正想談談訂婚的事,小娟開口了:「我暫時不想跟你訂婚了。」

    我的嘴巴被嚇得張得大大地合不起來。

    「我本來一直認為你是一個很上進,很努力的好男人,但是上星期的晚上,你讓我看到了你的另一面。我喜歡的男人,是趕做敢當,敢負責任的,而不是做錯了事不認帳,逞兇鬥狠裝英雄的人。這一點,我真是錯看你了!」

    「小……小娟,妳……妳為何會突然這樣說?」我真是被搞糊塗了!

    「你自己好好想一想你撞了人家車子以後的那個態度吧!」

    「原來是為了這件事啊!」我說:「小娟,那件事都過去了,何必一直記著這件令我們不愉快的事呢?如果……如果是因為我開車不小心,讓你受驚了,我……我向妳道歉啦……以後我開車會很小心的!」豁出去了,雖然學長說不可以跟女朋友道歉,不過看這個情勢,我若再不道歉,情況可能還會繼續糟下去。

    「你應該說對不起的人不是我,是那四個男生!你該說的時間也不是現在,是當時!」

    「可是,當時他們人多勢眾,如果我跟他們低頭,那多難看啊!而且搞不好他們會更囂張的!我必需保護妳啊!」

    「難道說為了維持你的自尊心,就可以不分是非嗎?那天就算你一車都是比他們壯的男人,錯了就是錯了,不會變成對的,為什麼這點你搞不清楚?而且我看他們每一個人的風度都比你好多了!真正囂張的是你你知不知道?萬一那天我們遇到的不是這麼講理的人,是一堆流氓,你保護得了我嗎?」

    「如果真的下車來的是流氓……那處理的方法當然不一樣阿。」

    「那你的意思是看到好欺負一點的,就兇一點,看到兇一點的,你就躲起來,是不是?」

    「這……這話也不能這樣說……小娟我們不要為了那群兔子吵架了好不好?為了他們傷了我們的感情多不值得?妳說對不對?」

    「你叫他們兔子?幹嘛把別人罵得這麼難聽?」小娟眉毛一豎。

    「他們本來就是兔子啊!」我振振有詞地說:「看他們一群人,不男不女的樣子,還卿卿我我,八成是同性戀!……對了對了,他們自己不是也說了嗎?對你這個漂亮的美女一點興趣也沒有……真氣人,居然會遇上這種人!」心裡想起他們那副屌樣,忍不住還一肚子氣!對啦對啦!絕對是一堆變態同性戀,錯不了了!那些王八蛋,居然敢對我囂張,我現在可是越想就越生氣啦!

    「人家就算是同性戀又怎麼樣?礙著你了嗎?人家同性戀跟你撞他們的車又有啥關係?這樣你就沒錯了嗎?」

    「同性戀……這…這本來就不對嘛!同性戀是一種變態的行為,本來就應該要禁止的啊,這世界本來就是由男和女構成的,同性戀會破壞社會的秩序,他們根本就不應該存在的……對了!你看愛滋病就是上天對同性戀的懲罰,降下來消滅這些變態的嘛……」真是愈想就愈有道理!我忍不住都要火了:「就算那天的是再來一遍,就算那天每個兔子都壯一倍,人數都多一倍!我也決不道歉!開玩笑!」

    「所以說,因為他們是同性戀,你撞他們的車就沒錯了?」小娟淡淡地問我一句話。

    「我覺得撞到別人的車本來是我的不對,可是妳要知道,同性戀的存在本身就是一種錯誤嘛!既然他們存在的這個前提就是錯的,我們怎麼可以寬容姑息他們?」我愈來愈覺得自己那天沒有道歉,真是做得一點也不錯!萬一那天我一時屈服,跟那堆兔子道了歉,我一定會懊悔萬分!對!當時我怎麼沒有想到這一層?

    「我覺得你這個人真是是非不分,毫無邏輯觀念!」小娟生氣地對我說了這句話,真是冤枉!我們本來應該討論的是我們的訂婚典禮啊!怎麼會扯到同性戀的話題來?我對這個問題一點興趣也沒有啊!女人真的是非常非常奇怪!我完全搞不懂小娟的想法。

    「小娟!小娟!我們不要再談這個話題了!我們來談談我們之間的正事吧!妳不覺得我們根本沒有必要浪費時間討論那些娘娘腔傢伙了嗎?」我忍住心中的不耐煩,用我自認最委婉最溫柔的語氣對她說。

    「娘娘腔?」小娟不知道為何忽然兇了起來,連講話都大聲了起來:「你覺得人家很娘娘腔嗎?你覺得你很夠男人嗎?你覺得你哪裡像男人?死要面子逞英雄,這樣很男人嗎?我告訴你,在我看來,那幾個孩子都比你要男人得多!你撞人家的車還死不道歉,人家動粗了沒有?人家刁難了你沒有?在脾氣暴躁的時候,人家把煙擰在你車上了沒有?人家有能力克制住,換成是你你也可以做到嗎?還有,人家四個孩子每一個年紀看起來都比你輕,但你有沒有想到你一個人為了撐你的面子,你的英雄氣概,擋了多少人的交通?耽誤了多少別人的時間?你甚至連下車看看對方的車是否撞傷都沒有!你的責任感在哪裡?」

    小娟這一串稀哩嘩啦地講下來,只把我給驚呆了,因為我從來不知道小娟講話居然這麼快,是不是當老師的女人都有這種訓話的天份,可以一口氣講下來都不用換氣?「……我一天到晚教我的學生,人跟人之間要用心去尊重彼此,要真誠對待,從你那天的表現和剛剛一番話,我根本感受不到你對人的尊重,也看不到你對人的真誠,原本今天我是希望心平氣和地跟你談一談的,現在我想也不用再提了!我不願意把我未來的幸福託付給你這樣一個男人!」

    「等一等!小娟」我真的急了:「小娟!妳聽我說,妳不要衝動啊!再一個星期我們都要訂婚了不是嗎?我們……我已經把該訂的東西該準備的事都弄得差不多了啊!那個你要的伊莎貝爾我已經付了五萬元訂金,還有福華的宴會廳也訂好了……」

    「喜餅和飯店的訂金我明天提錢還你!」小娟面無表情地說,提了背包就想離開了。

    「等一下啊!」我急忙抓住她的手:「不好啊!小娟!你要冷靜想一想,我們年紀都不輕了,很難再遇到這麼好的對象……」一緊張居然把王學長說過的話講出來,我想這應該可以挽住小娟的心,讓她再冷靜想一想,重新考慮,沒想到一說出來更糟!

    「張先生!請你不要為我擔心!」小娟氣得臉色發白:「我寧可沒人要,」自己當一輩子老處女,也不願意跟你這種男人在一起!」

    「不是不是!我不是說妳沒人要……我是說……小娟,請妳替我想一想好嗎?我求求妳!那天同學會你也看到了,大家都說好要來鬧我們新婚的洞房了,我們這一解除婚約,那妳叫我面子……」我話都還沒講完呢!小娟忽然猛地一甩把我的手甩開,很大聲的對我說:「那你叫他們去鬧你媽的洞房吧!」

     從來沒有想到溫柔的小娟,文靜的小娟,我夢中標準情人的小娟居然會講出這樣的粗話,不禁呆得一張嘴張得大大的。小娟咚咚咚咚地走掉了,不到一分鐘又咚咚咚咚地跑回來,對我說:「對不起!我忘了付晚餐的錢!」她掏出一張五百元鈔票放在桌上,又把鮮花輕輕放在我手上:「張先生,這花很漂亮,花是無辜的,回家後記得把它插起來。對了!別忘了每天替它加點……呃……忘情水!」

     話說完,她又咚咚咚咚地跑掉了。


     吃過中飯,我把事情從頭到尾想了一遍,還是想不透:我到底哪裡做錯了?胃開始隱隱作痛,想到昨天小娟對我說的話,我的心更痛!學長啊學長!你的辦法不管用!你教錯了啊!上天為什麼要把女人生的這麼奇怪?我真的不懂!我不懂我們的婚事跟那堆該死的同性戀到底有什麼關係?為什麼會扯到那裡呢?到底,到底有誰能夠告訴我?

    無奈的我覺得胃越來越不舒服,喝杯熱開水或許會比較好吧?我拿起茶杯走向茶水間,想要裝杯熱水。就在轉角的地方我聽到同事說話的聲音,清清楚楚地:

    「喂喂!你聽說了沒有?聽說小張和他未婚妻解除婚約的內幕?」

    「什麼什麼?快說快說?」

    「聽說是因為小張……搞同性戀啊!」

    「哎唷~~這……這……」

     ………………………





    幹!幹!幹!都是同性戀惹的禍!

[完]




還有劇本  演過話劇^^


那個男的心胸太小惹  連釣蝦場小開都生氣惹XDXD